我們期待去大型超市、市場和學校等地方閒逛、購物、放鬆或學習,因為這些地方相對安全。我們享有的一個很大的自由就是無憂無慮地到處走動。然而,想想這些槍擊慘案吧,美國1999年殺死15人的科倫芭茵(Columbine)高中槍擊案、華盛頓塔科馬(Tacoma)致傷7人的超市槍擊案、2007年殺死9人的內布拉斯加州奧馬哈西路購物中心事件和殺死32人的弗吉尼亞理工學院槍擊案,或者2011年在挪威的一個青年營地中殺死69名無辜者的屠殺。

可以説,在這些已知事件中,做這種事的人有一個相同點,那就是他們的殺人企圖是相似的。他們的犯罪動機可能是個人仇殺、推動政治或宗教議程,或者心理變態,因此,保持警惕,因為殺手可能是任何人,會從任何地方冒出來。

準軍事的或軍用防水大衣常被用來隱藏武器,當然,它們無論如何不是“濫殺槍手”所偏愛的服裝。弗吉尼亞理工學院槍擊案的兇手穿著褐紫紅色連帽衫,戴著灰色的帽子。挪威的殺手身穿一件警察制服。他確實向逃跑的學生大聲喊叫,感覺自己就是一個警官。然後,他朝著向他這個方向奔跑的人開槍,射殺他們,而這些人本來認為他們正在奔向安全之地。

執法部門的警察及特種武器和戰術部隊(SWAT)把這種正在進行中的犯罪稱作“惡性槍擊事件”。多數情況下,發動襲擊的行兇者會挑“軟杮子”捏,在他們被捕或被擊斃之前,滿心打算的就是毫無約束地、時間充足地和盡可能多地剝奪受害者的生命。“軟杮子”都是一些易受攻擊的目標,一般指有很多人的公共場所(主要是青壯年、婦女和兒童),以及很少或沒有保衛的地方,比如購物中心、市場和學校。這些目標區對於一個攜帶火力強大的武器、一心只想殺人和引起極大混亂的人來説,沒有任何的防備措施。

如果對這些加害者的心理加以研究,我們就能夠在他們有機會實施謀殺計劃之前確認這種人,但是,如果你碰巧趕上了一個惡性槍擊事件,這種研究對你的倖存也沒有什麼幫助。一旦這些槍手動起手來,與他們講道理,或者嘗試與他們交談使其放棄常常是沒有效果的。

反應時間

  平均10分30秒鐘,這是一位美國警官在接到高優先級的報警電話之後抵達現場所需要的時間。例如,在弗吉尼亞理工學院槍擊案中,幾分鐘之內,32人已經死亡,可是,在慘案發生之後15分鐘內警察甚至都沒有接到通知。在洛杉磯和紐約等許多城市中,有專職的警官負責特種武器和戰術部隊的行動,然而,據統計,他們抵達現場的時間大約在20分鐘到半個小時。在較小的城市,常常是平常負責其他部門的警官接受相應的培訓,以應對惡性槍擊事件。這些單位需要45分鐘甚至更長的時間才能做出反應。在特種武器和戰術部隊抵達之前,這些緊急情況99%是由普通巡邏警察處理。這就是你的反應時間和你所做的事情的確富有價值的原因所在。

情境感知:出口、遮蔽物和人

  當你逛商場或市場,甚至在你到達新學校的第一天時,要牢記出口的位置,至少要有3種選擇,最好還要選3個不同方向的出口。這可能是顯而易見的兩扇門的入口,或者絕望時的二樓窗戶,離地3米,跳下可以落到人行道上。其次,觀察似乎足夠牢固在需要時可以用來遮蔽的大型物品或物體的位置,並且要把這一資訊記在心中。例如,在某些購物中心會設置休息區,其中有傢具、雕塑或以固定間隔而立的柱子。在學校,課桌是用螺栓固定在地上的嗎?窗戶是開著的嗎?圖書館中堆滿書的書架,或者自助食堂中炊具和洗碗設備會是非常好的遮蔽物。來到公眾場所,或者擠在人群中時,要環顧與你擦肩而過的人。如果你在逛商場,要特別注意似乎與普通購物者的行為舉止不同的人,以及帶著大帆布口袋之類的大包的人,或者穿著不合時令的厚重衣服的人。要留心似乎特別緊張或正在流汗的人。注意穿著似乎與該場合不符的軍用皮靴或服裝的人。有很多次,這些槍手想像他們是某種民兵組織的成員,或者是軍人的模倣者,雖然他們可以清晰地被確認為並非現役軍人,可他們確實穿著軍鞋或士兵的工作服。

一旦射擊開始

  從來沒有聽過槍聲的人常常會把它比作引擎回火或者是響亮的鞭炮聲。在商場或教室等封閉的環境中,武器的射擊聲是截然不同的,毫無疑問,致命的襲擊已經開始。隨著你的耳邊響起槍聲,你必須明白,在事件發生的最初幾秒裏,你的所作所為會決定你的生死。有人認為射擊會産生燃燒硫磺和火藥的氣味,而且有點像煙火表演時的氣味。然而,現代彈藥使用的是無煙火藥,實際上是無味的。在這種情況下,首先要相信的感官是你的耳朵,射擊的聲音是不會被弄錯的。

第一步:遠離火力殺傷區

  緊鄰射擊點的地方叫作火力殺傷區,或稱為X區,你必須毫不猶豫地離開這個地方。在戰術上,如果遭遇致命襲擊,或者捲入自衛式的槍擊事件,必須遠離火線。簡而言之,如果你希望有生存或反擊的機會,你必須不惜一切代價避開火力殺傷區。如果你能在這種伏擊的前10秒鐘倖存下來,你活下來的可能性就會大大增加。

  為了遠離危險區,行動吧!當公共場所發生槍擊時,第一個反應必然是使用你逃離的本能,但要有事先的考慮。不過,你必須動起來!思考的時間很短暫,但最好讓你的逃離是有意為之,那樣,你就不會將自己變成一個更顯眼和更吸引槍手的運動目標。恐慌地亂爬一氣,結果可能到了一個毫無意義的地方,甚至有可能離火線更近了。逃離必須是以擺脫危險為目的,既離開子彈橫飛的區域,又不能暴露自己的藏身之處。通常,你本能地會朝著遠離槍手的方向跑,如果是朝著槍手注意的反方向則更為可取。

  通常,應聲趴到地上或平躺下是人們直覺上首先要做的事情,但不要只是護住你的頭,並心存僥倖。你必須立即放低身子開始移動。如果你能衝向你早先確認的可以作為掩體的遮蔽物,現在就要動起來。奔向你的掩體,姿勢要盡可能低,意志卻要最為堅決。

如何辨別射擊來自何方

  在一個封閉的環境中,槍手離你不遠,你不能僅憑自己的耳朵來判定射擊的方向。射擊會造成巨大的回聲,你可能聽到的是子彈打中的聲音,而聽不出它來自何方。因為現代的彈藥使用的是無煙火藥,判斷槍手位置的最佳方式是注意槍口噴出的火焰,它們只從武器中射出,明明白白地告訴你要朝著它的反方向運動。

掩蔽和躲藏

  掩蔽處被定義為可以遮擋子彈的物體,比如水泥墻或大型盆栽植物。躲藏處可以遮擋你,但卻不能阻擋子彈。例如,如果你在戶外,一塊岩石就是掩體,相比之下,一叢灌木只能用來躲藏。不管你選擇什麼作為掩蔽處或躲藏處,不要很多人聚成一團。在這種情況下,擠在一起的人形成了較大的和更有吸引力的攻擊目標,一發子彈就能穿透幾個人的身體。

遠離危險區域

  找到最初的掩蔽處之後,你會想繼續遠離槍手,從一個掩蔽處轉移到另一個掩蔽處。想像一下你要經過的路徑,這會有利於你堅定信心,去實現小目標或小勝利,因為每一次移動都會讓你遠離危險區域。例如,你看到離你5米遠的地方有一個盆栽植物,你的目標是去到那裏,如此一來,你在總體逃離方案中就又取得了一個小小的勝利。一旦你開始轉向那個安全的掩體,你會沿此路線,決心要轉到下一個目標點。起初,你只是在小範圍內的掩體之間轉移,隨著你離槍手的距離被拉大,你可以在距離更遠的掩體之間進行轉移。開始你必須低姿匍匐前進,但要注意,你離槍手越遠,你的移動速度就可以越快,如果條件允許的話,你甚至可以全速奔跑。衝鋒槍的最大有效射程是600米或6個足球場地那麼遠,狙擊步槍甚至可以擊中更遠的目標,如果你能聽到槍聲,你就有可能被擊中,這一點你要永遠記在心裏。你必須繼續行動,堅決果斷,卻又不失謹慎。

危險的穿越區

  即使現場有許多可以用來掩藏或隱蔽的物體,在你的逃離路線上,常常必須穿越寬敞的空間,比如門廳或過道,因為你仍然處於射擊區,因此,這些匯合處叫作“危險的穿越之地”。如果你碰巧趕上這種地方,要花點時間辨別一下射擊的方式,當射擊暫停時再嘗試著移動。射擊暫停一般發生在武器重新裝彈的時候,這會給你幾秒鐘的時間移動身體。在為此移動做準備時,使用前面我們討論過的戰術呼吸技巧。你能夠做到,現在你已經掌握了這些技巧!

槍擊環境中的移動

  雖然你已經脫離了火力殺傷區,但遭受槍擊的可能性仍然很大。繼續保持較低的姿勢(略微彎腰弓背,將身體的重量壓到腳前掌內側),繼續從一個隱蔽處移動到另一個隱蔽處。利用視力看不到的陰影或死角。在從子彈橫飛的危險地帶撤離時需要潛行,這時像狙擊手那樣行走是一個好辦法,壓低身體,蹲姿前進,在後腳跟離地之前,前腳尖先著地。

  一旦成功地離開火力區,你需要快速決定是最大可能地遠離槍手,還是徹底逃離該建築物。現在要回想起你看到的主要出口。按照法律要求,在許多公共建築中要留有消防緊急出口,一般在大廈的後面或者在購物中心每家商店的後面。

  繼續移動,因為槍手可能正尾隨著你,所以不要冒險。在你和槍手之間要盡可能多地設置障礙物,比如,隨手關門,或者將商品推翻一地,使試圖追趕的槍手變得更難以通過。

  當你感覺藏身之處相對來説只在短時間內是安全的話,要做好心理準備。當你所處的防守位置可以藏得很嚴實,並且遠離槍擊現場時,花點時間平靜下來,保持警覺。現在到了進入下一個求生階段的時候了。

第二步:重整和集中精力

  不用説,你肯定會想:“到底怎麼回事?”但此時不是細想的時候。對襲擊者的動機感到奇怪眼下一點兒幫助也沒有。利用你的戰術呼吸重新集中精神。回想你設定的激發情景,並集中注意力。越平靜,你就會比襲擊者想得越快,想得越週到。

第三步:自我評估

  一旦你的思路再次清晰,也就到了開始第二種情境感知的時候了,即自我評估。首先檢查你受沒受傷。如果你做到了前面講述的要求,你可能不會受重傷。當下的呼吸和心跳會讓人感覺不到重傷,很多時候,重壓之下,人們會對受傷渾然不知。從頭到腳做一次快速評估,特別注意流血和骨折,需要的話要自我救治。可能的話,要快速喝一次水。

  接下來,理清你手中掌握的可進一步提供幫助的資源有什麼。比如,有什麼東西可以打破窗戶玻璃,或者有什麼可以用作移動盾牌?附近有自動售貨機或飲水機可以讓你補充一點能量嗎?剛才你的身體在拼命運動,你還要付出更大的努力,直到你抵達安全之地。需要考慮如下事情:

  ※衣服:脫掉多餘的或色彩鮮艷的衣服,扔掉不需要的隨身物品(外套、錢包和閃閃發亮的寶石等)。

  ※器械設備:環顧四週,看能否找到可以實現下述目的的東西。

  ——幫助你逃離的。

  ——有助於運送傷員的。

  ——可以充當武器的。

第四步:制定一個行動方案

  對戰場更加了解的那一方往往會取得戰爭的勝利。如果一個購物中心或學校變成了槍擊現場,對環境了解的一方將佔據極大的優勢。如果你身處熟悉的環境,比如你工作單位所在的寫字樓,之前你已經獲得的情境感知會為你提供出口的資訊,此時需要弄清楚你的位置。在你逃離槍擊現場的過程中,你會發現自己藏身於某個並不理想但還算熟悉的地方。大多數建築物或商店會使用重復的建築結構,比如重復的樓面佈置。如果你在不熟悉的地方,比如購物中心,你的智慧手機仍然會發揮作用,可以從網站上得到地圖,或者利用墻上的疏散標語牌或標誌符號來確定自己的位置。

  利用三分法做決定

  就下一階段的行動計劃做出決定,從你能想到的三個方案中擇其最佳者。沒有時間反覆琢磨或爭論不休。從三個選擇中選一個好像是最可行的方案,然後果斷行動。

  萬一遇到濫殺槍手,你的三個選擇可能會是:

  (1)走向最近的出口。

  (2)跑向最高層,嘗試從樓頂逃生。

  (3)設下埋伏,找回武器,開槍射擊,為自己殺出一條路。

  可能的話,打電話報警。盡可能多地把你觀察到的情報告訴警察,包括:你是誰,發生了什麼事情,現在何處,槍手有幾個,他們的體貌特徵,槍手正在使用何種武器,有沒有防彈衣等特殊的服飾。描述槍手的射擊水準、種族、語言、口音和身體的姿勢,只要可能有用,知道什麼就告訴警察什麼。

  如前所述,不管警察如何反應,不要坐等救助。救兵抵達之前,你可能已經失去了生命。決定逃離時,選擇最謹慎的和最不可能再次遇上槍手的出逃路線。現在你的目標是逃離。不過要記住,最安全的逃生路線可能不是筆直的,最適合的出口可能也不是最近的。

  群體移動

  如果你發現自己置身於一群逃生者中,現在你要幹的事情就是明確並分配責任,這會讓可能還沒有從極大恐慌中緩過神來的人集中注意力。通過展示意志力和給出合理的行動方案來維護群體的凝聚力。要提醒人們:“此時我們擠在一起,我們也要一起逃出去。”

  此時此刻,你所在的這群人變成了一個小組,利用軍隊採用的標準小分隊策略和技巧大為有益。通常,單行移動比較好,彼此拉開幾十釐米或一手臂的距離,這要根據當時的情況而定。指定隊伍中的某個人在你們逃離的過程中觀察打算要去的區域。通過讓所有的人都睜大眼睛,獲得全方位的警覺。帶頭的人負責前面180度的範圍,或者説注意9點到3點的磁區,並讓12點的方向始終對著行進方向。第二個人觀察左側,第三個人觀察右側,等等。殿後的人向後觀察,警惕槍手正在尾隨的任何跡象。如果你走在最後,切記不要倒著走,那樣你肯定會被絆倒。而是每走3到4步暫停一下,向後轉身,之後再繼續前進。殿後的人負責後視的180度範圍(從3點到9點的磁區)。這種方法使得你們了解針對倚門倚閭的任何襲擊,會給你們額外幾秒鐘的反應時間。

第五步:生還是死

  有些時候,唯一的出路就是戰鬥,總會有你的行動路線受到限制只能與槍手較量的時候。這些槍手看起來冷血,並且面無表情,尤其是他們手中握有武器,正期待著最後對抗某種干預,或與警察對峙。這常常導致他們十分自負,行為上不顧一切或肆無忌憚。1997年,發生在北好萊塢銀行的槍戰就是一個很好的案例。全副武裝的兩個匪徒搶劫了銀行,撤出時與警察遭遇,儘管他們認為自己是不可戰勝的,但最終還是被擊斃了,在此之前,他們射光了2000發子彈。當嘗試計劃攻擊時,最好的想法是利用槍手缺乏訓練這一點。

如何設伏

  最好的埋伏是那種你的打擊目標最後進入你預想的準確位置,恰好落入你的陷阱。將自己隱藏在槍手必定要經過的一個位置,這個地方叫作“攻擊圈”。很明顯,出其不意是成功埋伏的關鍵。另外,你要擁有武器,以增加你的勝算。

埋伏的類型

  這是埋伏的理想方式。你們在數量上佔有較大的優勢,可以從多個位置同時發動攻擊。只是要記住,因為人多,有人受傷的概率也會增加。確保你指揮的己方人員待在預設的埋伏地點不動,以免被“友軍誤射”。

  一夥人引誘槍手轉向他們,一旦槍手踏進攻擊圈,其他小組或左或右做好交戰的準備。

  埋伏行動必須激烈才會有效,這一點無論怎樣強調都不為過。如果你必須面對槍手,其結果無非有二,要麼他被打敗,要麼你見閻王,這時要“激發形象”,竭盡全力戰勝敵人,你能,也願意這樣做。倖存是你的使命!

壓制槍手的火力

  如果埋伏成功,槍手死亡,很好,“瘋狗”被宰了;如果槍手還活著,那麼,確保拴住了他們的脖子、鉗住了他們的嘴。

  永遠不要假定只有一個槍手,或者緊急事件至此結束了!

  1.停下來傾聽,聽一下還有其他的槍聲嗎?

  2.你撂倒的槍手帶有無線通訊裝置嗎?如果有,説明還有其他人,他們必定用它聯繫。

  3.採取任何有效的強迫方法,我的意思是“拷問”,設法從攻擊者那裏進一步獲取其他槍手的資訊,比如數量和位置。這個人試圖殺死你和其他無辜的人,我們要使用一切必要的手段獲知他或她是否是單獨作案。

  4. 立即告知警察你的狀態,只要是有用的資訊都要傳遞過去。

  再強調一次,在執法部門宣佈事件結束之前,永遠不要想當然地認為惡性槍擊事件已經停息。把槍手可能使用的設備全部奪走為自己所用。拿走武器、彈藥和防彈衣,任何通訊設備都會特別有用。它不但可以讓你監控其他槍手正在做什麼,而且還會給你機會,讓你干擾他們彼此之間的通訊聯繫。

資源分配

  將你從槍手那裏得到的武器和設備分配給最有經驗和能力使用它們的人。如果只有一件武器或防彈衣,那就給走在最前面的人,因為他或她最有可能最先遭遇下一個槍手。

第六步:遇到執法人員

  如果成功了,活著逃出來,你肯定不想讓警察認為你就是其中一個加害者,你可不想死於誤殺。因為在軍隊之中,執法人員受到的訓練是首先觀察人的雙手。如果你的雙手沒有武器,那麼,你就不會被當成一個有射擊危險的人。因此,當你打算從出口逃離,認為遇到執法人員的可能性很高時,你必須兩手空空,將所有的武器遠遠地扔到地上,雙手高舉,伸向空中,大聲喊叫:“自己人,我們沒有武器。”要不停地大聲重復這句話。此時,要完全按照指令去做,一旦警察認清你處於一種沒有威脅的姿勢時,他們就會明白你是倖存者。

本文章節錄於http://big5.taiwan.cn/tsh/zxyd/online28/201311/t20131111_5183915.htm

Was this article helpful to you?

yao

Comments are closed.